母狗曉冰的調教經曆(1-4)

转载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文章

我叫田曉冰,是大學中文係三年級的學生,身高一米六七,體重48公斤,身材還算不錯,隻可惜奶子不算太大,隻有B罩杯,主人對這一點一直不是很滿意。是的,除了年年拿獎學金的乖學生以及學生會文藝部長之外,我還有一個身份,那就是主人的母狗。

母狗現在下身插著不斷震動的假雞巴,戴著口枷,回憶著被主人調教的點點滴滴。按照主人的要求,母狗今天要把這些經曆詳細地寫出來,讓所有人都知道母狗下賤淫蕩的真麵目,並按照大家的建議接受調教。



1。

第一次見到主人,是在賓館的房間。我按照微信的指示來到房門前,猶豫許久。我知道,隻要走進去,我就不再是一個女大學生,而是他的母狗。我不知道他會將我調教成什麼樣子,隻知道在他麵前我不會有反抗的權力。可是,這不正是我要的嗎?

我終於擡手按響了門鈴。門開了,我看到一個男人站在門口。他神色威嚴,看著手足無措的我,他微微一笑,說:“乖,母狗很準時。”

看著他的眼睛,不知怎的我有點心裏發慌,不由自主地低下了頭,膝蓋有些發軟。他伸出一隻手,擡起我的下巴,看到我泛紅的臉頰,輕輕笑了起來。

“跪下。”他說。

聽到這句話,我感到身體忽然一陣發熱,竟十分自然地跪了下去,而後一陣心安,仿佛這才是屬於我的地方。

他讓我轉過身去,掀起我的連衣裙,露出我的下體。我想製止,卻說不出話。我禁不住喘息著,暴露在外麵的屁股微微發涼,下身卻愈發熾熱。

“趴下,爬進去。”他冷冷地說。

賓館房間的門仍開著,若有人從走廊經過,便會看到我趴在地上,露著屁股,不知廉恥地向房間裏麵爬去,仿佛一條母狗。他沒有讓我停下,我隻好默默地爬到陽台門口,回過頭去求助地看著他。

“賤貨,你還有臉害羞?爬出去,讓所有人都看到你的真麵目。”

我推開玻璃門,低著頭爬到了陽台上。這是一個開放型陽台,對麵的寫字樓仍亮著燈,若有人向這裏看過來,便會透過欄杆看到我趴在地上撅起屁股的下賤模樣。想到這裏,我喘息得更厲害了。

他終於關上了賓館房間的門,走進來站在陽台門口,冷笑著說:“什麼女大學生,還不是一條母狗。自己脫下內褲看一眼。”

我默默地脫下內褲,發現已經濕透了。沒有了內褲,淫水順著我的大腿流下來。我不禁掩麵嗚咽,說:“求你了,我不想繼續了,放我回去吧。”

他擡手扇了我一個耳光。我跌坐在地上,驚愕地望著他。

“母狗,現在知道要臉了?看看你這副淫蕩的模樣,還想隱藏起來繼續做你的女大學生?別做夢了,你是什麼東西,就得照什麼樣子活,母狗哪有資格跟正常女人一樣。把衣服脫光,母狗不配穿衣服。”

我不敢反抗,隻好將連衣裙脫下,將胸罩解開,他一把將我的所有衣服都丟到了樓下。我驚呼一聲,知道自己今天是沒辦法走出這個房間了。他從行李箱裏拿出一個紅色的項圈和一條黑色的鞭子,我不禁抖了一下。他把項圈放在地上。

“自己戴上,母狗要有母狗的樣子。”

我想,隻有先順從他,少吃點苦頭。於是我默默地點點頭,將項圈拿起來扣在自己脖子上。他用一根鐵鏈扣住項圈,另一端扣在欄杆上,說:“這還差不多。現在,麵對欄杆,張開腿,表演自慰給全市的人看吧。”

我驚呼:“不要!”

他狠狠地抽了我一鞭子。“裝什麼純潔,想想自己是什麼東西。”

我哭了出來,隻好照他說的做。我一絲不掛地背靠著陽台的玻璃門坐在地上,張開大腿,左手手輕輕撫摸早已硬起來的乳頭,右手剝開陰唇,輕揉陰蒂,一股甜美的電流頓時傳遍全身,我不禁輕輕呻吟起來。他大笑,用鞭梢拂過我的乳房,說:“賤貨,果然沒看錯你,暴露也會有快感。”我知道他說得沒錯,被強迫暴露自己的身體,並且在隨時可能有人看到的情況下自慰,我卻感到比以往自慰時更強烈的快感,下身的淫水不停地流出來,將陽台的地麵打濕了一片。我叫得愈來愈大聲,早已受到刺激的下身扭動著、追逐著快感,向著高潮的頂端攀爬。就在我即將到達高潮的一瞬間,他突然揮手狠狠地抽了我一鞭,厲聲說道:“停下!”

疼痛打斷了快感,我硬生生被從高潮的頂端拽了下來,痛得滿地打滾,他又抽了我幾鞭子才停下來。我躲到角落裏抽泣著,不知所措地看著他,下身卻愈發熾熱。

“母狗有什麼資格自己高潮?記住,以後每次快到高潮的時候,都要請求我的允許,不管是表演自慰,還是被人操。要是我不在,就請求操你的男人允許。知道了嗎?”

被人操?難道他想讓別人操我嗎?我大驚,一時說不出話。鞭子劈頭蓋臉地落在我身上,我哭泣著,隻好回答道:“知道了。”

他哼了一聲,說:“母狗說話要有母狗的規矩,以後都要自稱母狗,叫我主人,挨鞭子抽要道謝,知道了嗎?跪好了重新回答一遍!”

我跪趴在他麵前,哭著說:“謝謝主人賜鞭… …母狗知道了。”

“知道什麼?重複一遍!”

“母狗……母狗沒有資格自己高潮……以後每次快到高潮的時候,都要,都要請求主人允許,如果主人不在,就,就請求操母狗的男人允許……”我帶著哭腔說,卻感到一股淫水順著大腿流了下來。

他哈哈大笑,我卻覺得仿佛自己被迫說出的話都變成了真的。難道我真的是天生淫賤的母狗嗎?為什麼被這樣虐待、羞辱,身體卻不受控製地湧出快感?

他繼續從箱子裏拿出一個十分逼真的模擬男人肉棒的塑膠棒,送到我麵前。我偏頭躲開,立刻挨了一耳光。

“舔。”他隻說了一個字。

我渾身發抖,隻好伸出舌頭舔了起來,將整根肉棒從根部舔到頭部,而後含進嘴裏。不知怎的,我感到一陣滿足。他拿著假陽具步步後退,我不由自主地追逐著假陽具爬進了屋子。隻見他將假陽具後麵的吸盤吸在了房間的鏡子上。我猶豫了一下,還是爬了過去,看著鏡子裏的自己下賤的模樣,伸出舌頭舔著麵前的假陽具。他將我向前一推,硬硬的乳頭貼在冰涼的鏡子上,我嗚嗚地呻吟起來。

“想要了嗎?”他笑著問。

我嘴裏含著假陽具,趴在地上,扭著屁股,張開大腿,嗚嗚地叫著,仿佛一頭真正的母狗渴望著被任何雄性動物插入。

他卻拿出第二個假陽具,放在鏡子前的地麵上。“蹲在上麵,不許插進去,賤母狗。”

我蹲在地上,假陽具在小穴口摩擦著,癢癢的,我不禁用力吸吮著口中的假陽具,仿佛這樣可以帶來快感。然而下身的渴望愈來愈強烈,我的屁股慢慢下沈,小穴開始將假陽具吞進去。主人一鞭子抽在我身上,我痛呼一生,再也穩不住身子,一下子坐了下去,又粗又長的假陽具一下子沒進了小穴。一陣快感襲來,我發出淫蕩的呻吟,身子忍不住一上一下地套弄著,口中更是用力吸吮著,雙手用力揉搓著自己的乳房。

“睜開眼睛!”他抽了我一鞭,說。

我睜開眼睛,看著鏡子中的自己,口中含著一根假陽具,小穴裏還塞著一根,脖子上戴著項圈,鏈子的另一端握在他手裏。我眼神迷離,麵頰通紅,身體一上一下主動地套弄著,口中不停地發出淫蕩的叫聲。我看到他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台攝像機,卻又根本無法阻止,腦子裏隻剩下追逐快感的欲望。我的叫聲愈來愈大,身體套弄的速度也越來越快,雙手用力捏住乳頭。就在到達高潮的邊緣,我腦子裏突然閃過他的命令,我不顧一切地吐出口中的假陽具,大聲說:“主人……母狗求主人,允許淫蕩的母狗高潮吧!”

他大笑一聲,隨即冷冷地說:“不行。”

不知怎的,我的身體竟主動聽從他的命令停了下來。我在高潮的邊緣徘徊而不可得,難受得不知如何是好。我坐在假陽具上一動也不敢動,鏡子裏的他露出輕蔑的眼神。

“母狗存在的意義就是取悅男人,自己的身體永遠不屬於自己控製,懂了嗎?以後你要隨身帶著這兩根假雞巴,不管在哪裏,都要按照今天這樣的位置擺放好,然後每天早晚自己練習套弄半個小時不許高潮。要是敢自己偷偷高潮,看我不抽死你!知道了嗎?”

我哭著說:“母狗知道了,謝謝主人。”

“下來,把假雞巴舔幹淨吧。”

我隻好戀戀不舍地把屁股從假雞巴上挪開,趴下來,低頭將自己的淫水舔得幹幹淨淨。他看著我下賤的模樣,說:“這是在訓練你,以後被男人和雄性動物操過之後,都要主動給他們舔幹淨雞巴,不管他們操的是你的嘴、小穴還是屁眼。懂了嗎?”

我根本無法想象被操屁眼的感覺,卻也不敢反抗,隻好跪著說:“母狗知道了,主人。”

他說:“每次被操過之後,都要感謝使用你的男人或者雄性動物,哪怕是公狗也要感謝,因為你這種下賤的母狗根本不配被操。知道了嗎?”

公狗?我快要哭出來,但心想,這應該不會是真的。於是我說:“母狗知道了。”

“分開腿,自己扒開逼,把剛才說的對著鏡頭重複一邊吧。”

我擡起頭,對著他手中的攝像機,按照他的要求大張雙腿,一隻手扒開小穴,一隻手揉搓著乳房,斷斷續續地說:“母狗……每次被男人和雄性動物操過之後,都要主動給他們舔幹淨雞巴……母狗不配被操,每次被操過之後,都要主動感謝使用母狗的男人和雄性動物……哪怕是公狗,母狗也要感謝,因為母狗連讓公狗操也不配……”

他哈哈大笑起來。我羞得全身發燙,卻又不知為何仿佛很享受這種被羞辱的感覺。

這時,他拿出一副貞操帶,給我套在了下身。貞操帶裏有一根假陽具,狠狠地戳進了小穴。我忍不住想要摩擦屁股,他卻收緊貞操帶,鎖住了鎖頭,把鑰匙收了起來。然後,他拿出一個遙控器,輕輕一按。小穴裏的假陽具開始震動、旋轉。快感席卷全身,卻又隻是隔靴搔癢,無法抵達頂端。我趴在他腳下,扭動著,哀求著。

“想被主人操了嗎,母狗?”

“……”我咬緊嘴唇,不願意說出來,他給了我一個耳光。

“母狗永遠要說實話,發騷了就說出來!”

我低下頭,說:“是,主人……母狗想……想被主人的大雞巴操。求主人……求主人使用母狗……”話一說出口,我仿佛放鬆了許多,開始撅起屁股不知羞恥地扭動,乳頭在地麵上摩擦著,追求著些許的快感。

他把我的雙手用手銬鎖在身後,而後終於拉開拉鏈,露出了陽具。那根雞巴挺立著,又粗又長,帶著雄性的氣息,我不禁咽了下口水。他看到了,滿意地笑笑。“母狗該說什麼?”

“求主人……求主人讓母狗舔主人的雞巴……”我乖巧地說。

他哈哈大笑。“舔吧,便宜你了,母狗。”

我迫不及待地撲上去,將他的雞巴含入口中,感到前所未有的滿足。雄性的氣息在我口中蕩漾著,我陶醉地吸吮,盡可能地深深吞入喉嚨,仿佛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。

2.

後來,在主人的調教下,我很快變得十分熱愛口交。每次見到主人,我都會有一種立刻跪下來為主人舔雞巴的衝動。然而主人並不總是讓我如願,很多時候,我隻能用主人給我的假雞巴來滿足自己對口交的渴望。早上梳妝時,我也會將假雞巴吸在鏡子上,練習舔雞巴和深喉,調整自己的表情,努力表現出媚態來討主人歡心,期望著主人會賜予我更多甜頭。每天早晚,更會按照主人的命令,練習自己套弄

主人很少會使用我的小穴,大部分時候都用貞操帶鎖住我。主人說,要盡可能不讓母狗得到滿足,這樣母狗才會愈來愈騷,永遠處於發情的狀態,成為一條合格的母狗。不過,其他男人還是喜歡使用母狗的小穴。是的,主人很喜歡跟其他人分享我。

回到第一天,主人射在我嘴裏,讓我含著不許咽下去,到樓下大堂給他買可樂。我披著浴衣,脖子上戴著項圈,一絲不掛,小穴裏插著震動的假陽具;主人不允許我係上帶子,我隻能一隻手緊緊捏住衣襟。主人射出來的精液很多,有一些從我的嘴角滲出來,我不敢擦,隻能低著頭走進賓館的超市,拿起一瓶可樂,走到櫃台。我不知道收銀員有沒有發現什麼,隻是將可樂推過去,快速結了帳,衝進電梯。

當時電梯裏除了我之外,還有一個年輕女孩。我嘴角還掛著精液,假陽具發出嗡嗡的聲響,感覺自己身上散發著淫蕩的氣味。她似乎也覺察到了什麼,扭頭看看我,我手一抖,沒有抓緊,衣襟散開來,露出了裏麵一絲不掛的身體。她驚叫一聲,露出輕蔑的神色。這時,我的樓層到了,我逃也似地衝出電梯,回到主人的房門前,按照主人的指示按了門鈴,然後脫下浴衣,一絲不掛地跪下來,撅起屁股,顫抖地等待著。

這段時間仿佛無比漫長,我一麵擔心著被人看到,一麵回想著電梯裏那個女孩,心想,這才是一個正常的女孩子,跟她相比,我算什麼呢?赤身裸體趴在男人麵前,我現在的模樣,除了母狗之外,還能怎麼形容呢?

就在這時,我聽到身後的房門發出聲響,我大驚失色,想要抓起身旁的浴衣蓋住自己,但已經來不及了。我回過頭去,看到兩個二十歲左右的青年s站在門前。他們看到一個女孩光著身子趴在地上,好像有點驚訝,但其中一個人立刻走到我麵前,大聲說:“哎,她脖子上有狗環!這是不是個妓女啊?”

我極力遮掩著自己的身體,嗚咽著,想要編造一個自己被強暴的謊言,那個男人卻一把抓住我的項圈,對他的同伴說:“快點弄進屋子裏去好好玩玩,平時哪有機會玩這種貨色!”

兩個男人連拖帶拽把我帶進了對麵的房間,把門關上,我坐在地上哭著,把口中的精液完全咽了下去。我說:“你們快放我出去,我要喊人了!”

他們哈哈大笑,說:“賤貨,就你這樣,出去喊人?一看就是婊子,誰幫你啊?”

我不知該說什麼,隻好輕輕抽泣著,努力遮掩著自己的乳房和下身。他們把我扔到床上,用一條浴巾把我的手綁在身後。其中一個人開始撫摸我的乳房。他很有技巧,手指在我的乳暈上打著轉,卻不碰乳頭,我很快受不了了,開始扭動身體。

“怎麼了這是?剛剛還像個烈女似的,現在發騷啦?”

他低下頭,一口咬住我的乳頭。我立刻發出甜美的呻吟,努力挺起胸,追逐著他的嘴唇。兩個男人都笑起來。

“果然是婊子。這麼快就浪起來了。”

我知道小穴又在流出淫水了,我努力扭動屁股,試圖在床單上摩擦下身,卻怎麼也碰不到敏感部位。我哼哼著,主動打開雙腿,挺起下身,希望能夠吸引他們來侵犯我。兩個人笑得愈發大聲。他們開始解腰帶,我吞咽著口水,掙紮著跪起身來,春心蕩漾,渴望著被大雞巴塞進嘴裏。其中一個人站在床的另一側,露出又黑又粗的雞巴,我主動爬了過去,伸出舌頭舔了起來。男性的氣味充滿口腔,我努力吞咽著,他抓住我的頭發,凶狠地抽插著我的嘴。我感到一種別樣的快感,原來,女人在嘴被插時也是很快樂的。這時,另外一個男人爬上床來,把我的身體擺弄成母狗的姿勢,雞巴在我身後頂著我的屁股,在我小穴口打著轉。

第一個男人鬆開我,抽出雞巴,在我臉上抽打著,說:“想要了?想要就自己說出來。”

我低著頭,說:“是的,我……我想要了……”

他揪著我的頭發,我痛得擡起頭來,他說:“你?你是什麼東西?”

不知怎的,我想起了主人,於是說:“我……我是母狗……”

“母狗想要什麼?”

“母狗……母狗想要被大雞巴插……求主人們盡情地使用母狗……”

兩個人大笑起來。身前的人再次把雞巴插進我嘴裏,身後的人腰一挺,龜頭插進了我濕潤的小穴。我痛得大叫一聲,卻不敢吐出口中的雞巴,身後的人驚喜地說:“哎喲,這好像是個雛兒!”

是的,我是處女。我本來一心想要把第一次獻給主人,卻沒想到就要被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男人奪去了,而且,是我自己要求的。

前麵的人說:“操,讓你賺了。”他抽出雞巴,說:“重新說一遍,這次要說求主人給你開苞。”

我哭著撅起屁股,說:“母狗……求主人給母狗開苞……”

身後的人抓住我的腰用力插了下去。由於小穴濕得一塌糊塗,倒也沒有特別的阻礙,他的雞巴已經整根插進了我的小穴。前麵的人再次開始抽插我的嘴,兩個人一前一後,節奏一致地使用著我。我從來沒想到,自己的初夜竟然是這樣的,也從沒想到自己會被兩個男人同時操,還恬不知恥地主動要求他們插自己。然而渴望已久的小穴突然被填滿,那種美妙的感覺徹底淹沒了我,我主動配合著他們的節奏一前一後地扭動屁股,被塞得滿滿的口中發出甜美的哼聲。前麵的男人加快了速度猛烈地抽插了幾下,然後射在了我嘴裏,說:“咽下去!”。

我一滴不剩地都咽了下去,然後自動伸出舌頭,把他的雞巴舔幹淨。沒有了嘴裏的雞巴,我終於可以大聲呻吟了。後麵的人仍不緊不慢地抽插著,我卻迫不及待地挺著屁股追逐著他的雞巴。他也加快了速度,就在我快要到達高潮的時候,我想起了主人的話,於是呻吟著說:“啊……母狗……啊……母狗就要高潮了……啊……求主人允許母狗高潮吧……”

身後的男人顯然沒想到我會這麼下賤,他怒吼一聲,猛插到底,說:“高潮吧,賤母狗!”聽到男人的允許,我的身體一下子達到了最美妙的高潮頂峰。

後來我才意識到,在主人的調教下,我的身體已經形成了條件反射,如果沒有男人的聲音允許我高潮,我無論如何也無法自己達到高潮。這也印證著我母狗的身份,普通的女生怎麼可能這麼下賤?

高潮過去,我癱倒在地上,腦海中卻閃過主人的話,於是我掙紮著爬起來,轉身主動湊過去,含住男人的雞巴,仔細為他清理幹淨。男人哈哈大笑,說:“從來沒見過這麼賤的婊子,真是極品。“

我完成了這項工作,然後跪在床上,雙手依然綁在背後。我趴下身子,撅起屁股,按照主人的命令說:”母狗……母狗感謝兩位主人……使用母狗下賤的嘴和小穴。”

兩個男人再次大笑起來。我擡起頭,看到不知何時,主人已經坐在了床前的椅子上,輕蔑地看著我。

“知道自己是什麼東西了?母狗就是母狗,你根本不是因為我才會這麼下賤。隨便兩個陌生男人,連名字都不知道,你就哭著喊著求人家給你開苞。處女又怎麼樣?你以為我稀罕?母狗的第一次就該有母狗的樣子。還不謝謝主人的安排?“

我知道他說得沒錯。他已經看到了我這麼下賤的樣子,就算是處女,他也不會想要。他隻是想要一條母狗而已。在他麵前,我沒有任何地位可言,他隻是想讓我記住這一點。我低下頭,顫抖著說:“母狗……謝謝主人……為母狗安排開苞。”

後來我才知道,那兩個人是主人在賓館裏隨便碰見的。後來,雖然主人曾經把我送給很多他的朋友玩弄,但我也沒有再見過他們。我的第一次真的是給了徹徹底底的陌生人,而且是被兩個陌生人玩弄。這就是母狗的命。

  1. 我與主人在網上相識,但後來我才發現,主人是我同一所大學的學長。他在學校裏早就注意到了我,後來黑進了我的校園網帳戶,發現我經常瀏覽SM相關的網頁,還經常搜索“母狗”“調教”等字樣。於是,他很容易就在網上認識了我,並與我形成了虛擬的主奴關係。我們在網絡上進行了三個多月的調教,他的技巧非常高超,卻很少讓我達到真正的滿足,於是我愈來愈浪,愈來愈淫蕩,為了追求快感什麼都肯做。在見麵之前,我已經連續一個月戴著震動棒上學,在每一個課間都按照命令躲進廁所自慰,卻從來沒有被允許獲得高潮。後來,我無法再滿足於虛擬的文字,主動要求與他見麵。所以今天,我變成真正的母狗和妓女,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的下賤;主人隻是讓我認識到了自己的本來麵目。

主人說,總有一天會讓我在全校師生麵前暴露,讓所有人都知道我的母狗身份。他說,他會仔細設計這一場戲,讓我成為一個校園傳說,十幾年後當有人提起我,都會知道我就是那個下賤的母狗。我很害怕他真的會這麼做,但心底裏卻又有著隱隱的期待。

第一次見麵之後,我已經知道主人是同校的學生。第二天,我正在圖書館自習,卻聞到了熟悉的男性氣息,我擡頭看到主人,下身已經濕了。主人身旁還站著兩個大四學長,之前我並不認識,但也曾經在活動中見到過。我輕聲說:“怎麼了?“

主人微微一笑,打手勢讓我跟他們走。我跟著他們一行三人走到一排書架背後,主人說:“跪下。”

他的語氣很壓力,我不禁哆嗦了一下。雖然昨天已經被兩個陌生人玩弄開苞,但在自己最熟悉的學校裏,麵對自己見過的同學,我還是沒有辦法展現下賤的一麵。我低著頭沒說話,主人一把捏住了我的奶子,用力扭動著,說:“怎麼了?才過了一天,就忘了自己的身份了?母狗!”

這個稱呼一叫出來,我就覺得膝蓋發軟,無法支持自己身體的重量。我緩緩跪了下去。主人的兩個朋友驚訝地叫了一聲,說:“行啊你,原來是真的啊。”

主人拿出手銬把我的手鎖在身後。我的臉正好擦著主人的褲子拉鏈,我一時眩暈,不禁伸出舌頭舔著主人的褲襠,幻想著主人的雞巴。主人笑了起來,拉開拉鏈,拿出雞巴,我不顧身旁還有兩個學長,立刻迫不及待地吸吮起來。

兩個學長也掏出了雞巴,主人打開我的手銬,我用手握住他們的雞巴,幫他們套弄著。過了一會兒,其中一個人先射在了我臉上,隻好被派出去放風。另一個人躺了下來,雞巴挺立著。我掀起裙子,主人給我打開了貞操帶,我主動坐在了學長身上,小穴吞沒了他的雞巴。我一邊吸吮主人的雞巴,一邊挺動腰身套弄著身下的雞巴,安靜的圖書館裏傳出淫蕩的聲響。

我盡可能壓抑著自己的呻吟聲,卻愈來愈深陷在快感的漩渦裏。我哀求主人允許我高潮, 卻再次被拒絕。最後,主人射在了我嘴裏,另一個學長射進了我的小穴深處。我爬下來,默默地用嘴為他們清理好雞巴,然後跪好,趴在地上,盡可能低聲說:“謝謝主人和學長使用母狗的嘴和小穴。”

三個人都笑了。主人把我的貞操帶重新鎖好,說:“不錯,才一天就習慣了。以後經常帶人來玩你。”

我低聲說:“母狗謝謝主人。”

三個人頭也不回地走了。按照主人的命令,直到他們走出視線,我才敢站起身來。這時,我才發現書架後有一個男生偷偷看著我。我驚叫一聲,蹲了下去。他卻從書架後繞了出來。

“曉冰?真是你啊?我還以為看到什麼活春宮,沒想到居然是你!”

我絕望地聽出來,他是我的同班同學郭強。我低著頭什麼也沒說,他卻揪住了我的頭發。“剛剛對著學長發浪,現在裝什麼淑女?能跟他們做的事情,不能跟我做?小心我把你幹的好事在班裏說出來。”

我哀求他放過我,掀開裙子給他看貞操帶,他失望地歎了口氣,最後在我嘴裏射了一發。我按照規矩為他清理好,感謝他使用我。他嘿嘿一笑說:“以後有的是機會。”

後來,主人前後帶過十幾個朋友來找我,我認識他們之後,不用主人帶領,他們也可以隨時來找我。我無論在什麼地方什麼時間,都必須隨時供他們玩弄。主人對我的表現很滿意。而郭強也開始抓住各種機會跟我獨處,由於有貞操帶,他沒有幹到我的小穴,但幾乎每隔幾天,他就要在我嘴裏發泄一次。

後來,為了調教我,主人在學校旁邊租了一套房子,裏麵各個角落都裝了攝像頭。我在家裏永遠要一絲不掛地爬行,大多數時候嘴裏都含著假雞巴。我每天都要用假雞巴練習口交和用小穴套弄,每天都要戴著貞操帶上學,下身插著震動棒。主人經常會遙控震動棒突然動起來,我有幾次在上課時忍不住發出了呻吟,身旁的人都對我側目而視。久而久之,有些人也看出了我不對勁,原本認識的女生都疏遠了我,許多男生倒開始大著膽子揩我的油。主人命令我,在公共場所,不管被什麼人摸到什麼地方,都不許反抗,還要盡可能地讓他們摸得更方便。於是,我身邊的男生愈來愈多,常常有人爭搶著要坐在我旁邊上課。每節課上課時,總有男生在課桌下偷偷摸我的大腿,而我會微微張開大腿,引導他繼續深入。每當這時,我都會忍不住吞咽口水,想象自己在眾目睽睽之下給身邊的男生口交的模樣。

在這種情況下,許多男生都親手摸到了我下身的貞操帶。關於我的傳說在學校裏也愈來愈多,但是不管怎樣,從來沒有人說破過。表麵上看起來,我仍然是一個好學生。

但是,主人的人緣很好,朋友也很多。在第一次見麵之後,我已經知道,主人並不想自己使用我;看到我下賤地討好其他男人,他反而更滿足。我也接受了這一點。

現在,周末和假期,我都會被主人的朋友們玩弄。偶爾,我也會在主人的命令下去街邊拉客。是的,主人已經把我調教成了一個真正的妓女。我的生意很好,因為長相甜美,身材也不錯,更重要的是,我什麼都肯做。在主人的要求下,我會特別說明,無論有多少人同時使用我,都收一樣的錢。於是,我的客人幾乎都是成群結隊的,少則三五個,多則十幾個。我會把他們帶回家裏,提供各種道具,任由他們玩弄。主人會把錄下來的視頻賣到各種SM網站,但是會記得給我的臉打碼,讓我繼續得以做一個表麵上的女大學生。在沒有客人的時候,家裏的電視上永遠播放著我被各種男人操的視頻,音響也開到最大,整個屋子永遠回蕩著我淫蕩的叫聲,提醒著我母狗和妓女的身份。

客人操我的時候,我會向他們請求高潮,但是大部分男人都不會允許我到,也許所有男人都知道,欲求不滿的女人是最浪的。沒有男人的允許,我的身體永遠徘徊在高潮邊緣,讓我愈來愈淫蕩,後來,我會主動哀求主人允許我出去找人操我,隻希望能夠碰到一個好心的客人把我玩弄到高潮。

在客人操完我之後,我會幫他們清理雞巴,向他們道謝,然後回過身趴在地上,撅起屁股,掰開小穴,讓他們把錢塞在我的小穴裏,這已經形成了一種習慣。我收的價格很低,因為主人說,母狗怎麼能收跟其他女人一樣的價錢;男人肯來操母狗,就是母狗的運氣了。

自從我開始接客之後,主人就不再碰我,隻會拿鞭子抽我。我知道主人嫌我髒;從一開始,他就隻把我當母狗看。像他這種男人並不缺女人,隻會在嚐鮮的時候才會操母狗。更多時候,他隻是想要淩辱我罷了。我隻有在表現非常好的時候,才會獲得允許為主人舔雞巴,把主人的精液吞下去。我非常珍惜這些時刻,總是用舌頭細細品味主人的味道,然後一滴不剩地咽下去,再向主人磕頭道謝。

主人也並不會拿我賣身的錢,他也嫌那些錢髒。他讓我賣身,隻是讓我知道自己的低賤。他會讓我拿這些錢去學校附近的書店買書。錢從我永遠濕潤的小穴裏拿出來,沾滿了淫蕩的氣味,幹了之後整張鈔票硬邦邦的。書店老板有時會拒收,說:“不知道在什麼髒東西裏泡過。”每當這時,我就會紅著臉走開,下身又是一股淫水流出來。安靜的書店裏,我下身假陽具震動的聲音總是格外清晰

  1. 被主人調教半年之後,有一天,主人讓我自己套弄著吸在地上的假雞巴,對我說:“是時候讓你來我們係玩玩了。”我害怕地停了下來,想哀求他讓我保留自己最後的臉麵,他卻不留情麵地抽了我幾鞭子。我趴在地上哭泣著,知道自己無法讓他改變主意。

這一天,我來到主人安排好的階梯教室。名義上,我是來做一個報告,介紹接下來學校的文藝活動。我站在講台上,幻燈片的封麵是我穿著裙子在校園裏微笑的照片,就像每一個正常的大學女生一樣。隻有我自己知道,我的下身穿著貞操帶,小穴裏始終插著震動棒,每天都會有男人在我嘴裏發泄,有時也會使用我的小穴,但沒有男人的允許,我永遠也無法達到高潮。想到這裏,我感到臉頰發紅,淫水順著大腿流了下來。

階梯教室裏坐滿了人,都是學長同係的同學。我清清喉嚨,對著夾在領子上的麥克風說:“大家好,我是學生會文藝部長田曉冰。今天想要給大家介紹一件事情。”

我猶豫了,不知該不該繼續下去,這時,小穴裏的假雞巴突然振動器來,我嬌喘一聲,淫蕩的聲音被麥克風穿了出去,階梯教室裏一陣議論紛紛。我看到主人坐在第一排,威嚴地望著我。我打了個哆嗦,手裏的遙控器按了下去,幻燈片翻過了新的一頁。

教室裏一陣驚呼:現在出現在大屏幕上的,是我赤裸著身子、戴著項圈坐在地上自慰的照片。我雙腿大張,小穴清晰可見,裏麵流出奶白色的精液。照片裏的我眼神迷離,伸著舌頭,下身挺起,一隻手握著假雞巴抽插自己,另一隻手揉搓著自己的奶子。項圈上拴著一根鐵鏈,簽在看不到的人手裏。照片旁邊寫著一行大字:母狗曉冰。

趁眾人驚愕的時候,我已經解開了外衣的扣子,所有人都看到,我的外套裏麵一絲不掛,身上捆綁著紅色的繩結,奶子挺立著,乳頭上夾著兩個木頭夾子;奶子兩邊分別寫著“母狗” “妓女”,肚子上寫著“請求各位主人隨意使用”。我的下身穿著貞操帶,隱隱傳出假陽具震動的聲響。我按照主人的吩咐,將乳頭上的夾子用力扯下,發出疼痛卻愉悅的呻吟,隨著麥克風傳遍整個教室。

主人已經做好了安排,確保整個過程中不會有老師出現,所以我確信,學校不會知道我的醜事。但是,整間教室裏的同學,從此之後都會知道我的身份,也都會是我的主人。我想,這總比讓全校所有人都知道要好。我不知道的是,主人早已計劃好讓我一步一步地暴露在全校所有人麵前,最終成為整個學校的母狗。

我爬上講台,像照片裏的姿勢一樣,張開雙腿,揉搓著自己的奶子,呻吟著說:“啊……大家都看到了……曉冰其實……是一條母狗……希望大家,都能來調教母狗、使用母狗……”我按下遙控器,幻燈片再次翻過,出現了我被各種男人玩弄的照片集錦。在照片裏,我快樂地為男人口交,用小穴套弄雞巴;幾張照片自動翻過之後,一段視頻開始播放,裏麵是三個男人同時幹我的場景。視頻裏我扭著屁股不知羞恥地哀求男人操我,請求他們賜予我高潮,卻被殘忍地拒絕。我聽到教室裏傳來一陣哄笑,知道大家已經接受了我的身份。最後,視頻裏的我為男人們清理好肉棒,趴在地上感謝他們使用我,最後掰開小穴,讓他們把錢塞了進去。又是一陣哄笑;大家現在才知道,原來我早已淪為妓女。

屏幕上的一切讓講台上的我愈發渴望被玩弄,淫水順著貞操帶的縫隙流了出來,我大聲叫著,揉搓著自己的奶子,卻無法滿足,我哭喊著哀求:“求大家……求大家快來玩弄母狗吧!”幾個大膽的男生已經衝了上來,掏出肉棒,我迫不及待地伸出舌頭舔著,扭動著屁股。其中一個人拿著鑰匙,打開了我的貞操帶;我知道,是主人交給他的。我興奮地撅起屁股打開雙腿,濕漉漉的小穴暴露在所有人麵前。可是身後的男生卻嗤笑一聲,掰開我的屁眼,用力插了下去。一陣劇痛傳來,我哭喊著,卻也同時感覺到一陣快感;隨著他的抽插,我發浪地叫起來:“啊……好舒服……請用力插母狗的屁眼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我拼命配合著身後的男生,淫蕩地扭動著身子,喊道:“求主人們……求主人們讓母狗的屁眼高潮吧!” 身後的男人用力扇了我屁股兩巴掌,說,“賤貨,插屁眼也能高潮?去吧!”我一下子繃緊了雙腿,尖叫一聲,下身湧出一股淫水,到達了從未體驗過的頂端。

就這樣,我的屁眼在整間教室的同學麵前被開苞,還被插屁眼插到了高潮。從此之後,我被徹底剝奪了從插小穴獲得高潮的權利,隻有在被插屁眼的時候才會被男人們允許高潮。久而久之,我會哀求使用我的人先插我的屁眼,而空蕩蕩的小穴永遠饑渴著,無論多少次高潮也無法得到滿足。

男生們排隊使用著我,現在我一次可以伺候四五個人:嘴裏始終插著一根雞巴,小穴和屁眼裏各有一根,兩隻手還可以套弄兩根。他們都毫不憐惜地玩弄著我,在我身上留下巴掌印,時不時甩我兩個耳光,我都迷離地擡起臉迎過去,疼痛讓我愈發快樂。我流著眼淚,不停地呻吟著,哀求著,但隻被允許從屁眼獲得了兩次高潮。最後,我癱倒在地上,小穴和屁眼裏流出精液,小腹因裝滿了精液而隆起。我掙紮著爬起來,給最後幾個人清理好雞巴,跪在地上感謝他們,然後披上外衣,蹣跚著離開了這間教室。

後來,每隔幾個星期,主人就會帶我到一個係裏,讓我揭示自己的母狗身份,並邀請整個係的男生來玩弄我。同時,每個係的同學都做出保證,不會將我的母狗身份傳出去。於是,學校裏有一部分人知道我的身份,可以隨時隨地玩弄我,而我決不能做出任何反抗;另一部份人卻依然將我視為一個正常的女生。

現在,每天上課時,我都會坐在後排,如果有男生坐在我旁邊,低聲叫我一聲“母狗曉冰”,我就會自動跪下來,在課桌的遮擋下為他口交,並含著精液直到下課,或者直到下一個男生來使用我為止。主人高興的時候,會把貞操帶打開,讓我帶上項圈,把鏈子鎖在他們係的男廁所裏。我趴在地上,張開雙腿,隨時等待男人的插入,並向他們道謝。

最后修改:2019 年 05 月 08 日 09 : 06 PM
  • 小说调教母狗
  • 发表评论